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原油净进口超过美利坚联邦合

石油不仅仅是能源,更是工业的“血液”,没有石油就没有现代工业,其重要性无论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保障能源安全,是维护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实现国家整体战略目标的必然要求。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四大因素影响我国能源安全。 一是原油对外依存度过高。2011年,我国原油消费4.5亿吨,仅次于美国,其中进口2.54亿吨,国内生产是2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达56.5%,超过了美国的53%。在我国进口的石油中,58.8%来自西亚和北非地区,这是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很不安全。而美国石油进口的首要来源是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加拿大是美国后院油库。2010年,美国从加拿大、墨西哥进口石油占全部进口量的32.38%,来自中南美洲的占20.48%,来自非洲的占19.01%,来自欧洲的占6.41%。仅大西洋供销区就占到美国石油进口的78.28%。大西洋供销区是美国成本最低供销区,便捷安全。通过分析可以看出,美国的石油进口并不依赖中东。 二是石油战略储备远未达到“及格线”。我国是世界上重要的石油消费国和生产国,但在生产方面不是欧佩克成员,在消费方面不是国际能源署成员。 目前美、日、德、法等发达国家的石油战略储备天数都已达标。早在2009年,美国石油战略储备就超过7亿桶,现在更多。假如石油供应中断,美国可以坚持420日,欧盟可以坚持238天~250日,日本也可以坚持200日以上。 与西方相比,我国石油战略储备起步较晚。2010年1月,我国完成石油战略储备一期工程,首批4个储油基地,储备总量1400万吨。第二期项目正在建设。目前我国原油储备能力是30日的进口量。预计到2020年,我国有可能建成5亿桶石油储备,到那时就能达到90日的“及格线”。 三是石油运输过于依赖海运,非常不安全。首先看海运情况。东亚各国从中东进口石油都是通过油轮运输的,我国的石油进口80%以上依靠海运,主要航线也与中东有关,即从海湾—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台湾海峡—中国大陆。如果航路发生问题,会直接影响我国的石油供应安全。然后看陆路运输情况。中哈原油管道、中缅油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即便完全建成并满负荷运行,满打满算,每年也只能为我国输送4700万吨原油,这是上限。我国石油进口主要依赖中东,且主要依赖海运,这种状况很难扭转。另外,由于运力不足,目前国内油轮承担的运输量不足1/5,其余依靠外轮。这种情况需尽快改变。 四是页岩气商业开发难度大。我国富有机质页岩分布广泛,既有海相页岩,又有陆相页岩。目前,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取得初步进展,但也面临很多问题,比如资源情况尚不清楚,关键技术有待突破,环境隐患多,投入成本高,商业开发难度大,缺乏鼓励政策等。 维护我国能源安全的具体建议:一是增加石油战略储备。在这方面我国还有很大的欠缺,需加大投资力度。二是努力推动石油进口多元化。三是维护石油运输安全。四是加强对非常规能源的开发利用,比如页岩气、煤层气、油砂等。五是大力开展能源外交。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国与国际经济联系日益密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能源外交应成为我国外交工作的重要内容。

上周,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的消息,再次引发人们对中国能源安全的关注。尽管这只是一个单月数据,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但也隐含着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的必然性。

比较中美两国石油进口的结构可得,美国向本土及周边收缩的趋势日趋明显,中东在中国能源战略中的地位更加突出,突出中东、拓展周边、打造中东、中亚一体化的“大中东”战略应成为中国重点考虑的对策。

未来5~6年可能真正超美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2012年12月,美国石油净进口量跌至598万桶/天,为1992年2月以来的最低点。另据中国海关的数据,当月中国石油净进口量为612万桶/天,中国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

但这只是单月的数据。根据EIA的数据,如果按照2012年全年计算,美国石油净进口量为741.2万桶/天,而根据中国经济技术研究院的数据,2012年中国石油净进口量为2.84亿吨,这意味着2012年美国仍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中国和美国的差距为8700万吨。

如果按照中国石油净进口量每年递增1500万吨计算,并考虑到美国未来石油净进口量进一步下降,那么中国将很可能在未来5~6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

这是按照含成品油在内的石油口径计算,如果仅按照原油口径计算,2012年美国原油净进口量为4.22亿吨,而2012年中国原油进口量约为2.69亿吨,因此2012年中美两国原油净进口量的差距为1.53亿吨,中国要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的时间还得拖后。

美国单月石油净进口量大幅下降,也有美国公司年底调库存的因素,偶然性要大一些,但另一个数据更应引起我们的关注。根据EIA发布的数据,2012年11~12月,美国本土原油平均产量超过700万桶/天(约合3.5亿吨/年),为20年来的最高值。EIA指出,其中大部分增量来自北达科他州和得克萨斯州的页岩和致密地层。

美国本土原油产量和净进口量一增一减,必将促使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进一步下降,而中国随着石油消费量不断增加、国内产量达到平台期难以突破,未来石油进口量和对外依存度将双双提高。这是我们在探讨世界能源格局和中国能源安全时必须清醒意识到的一个最大现实。

根据第一财经研究院的预测,2015年中国石油消费量将达到5.85亿吨,2020年将达到7.38亿吨,如果按照国内产量2亿吨并稳产到2020年计算,那么2015年和2020年中国石油仅进口量将达到3.85亿吨和5.38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将达到66%和73%。未来中国石油供应安全的形势将日趋严峻。

除了绝对数量外,我们还必须考虑石油进口的分布和结构。2012年中国十大原油进口国分别为沙特、安哥拉、俄罗斯、伊朗、阿曼、伊拉克、委内瑞拉、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和阿联酋。其中沙特以5392万吨稳居第一,中东诸国合计1.3亿吨,几乎占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半壁江山”。其中伊朗因制裁问题,2012年对中国石油出口量减少近600万吨,排名滑至第四,俄罗斯升至第三。随着上月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长谢钦访华,就中俄石油管道供油增加600万吨达成协议,预计未来俄罗斯对华石油出口还将上升,但暂时还不会超过安哥拉。

再反观美国,2012年美国十大原油进口来源国分别为加拿大、沙特、墨西哥、委内瑞拉、伊拉克、尼日利亚、哥伦比亚、科威特、安哥拉和巴西。其中加拿大以1.2亿吨“傲视群雄”,沙特以6780万吨名列第二,墨西哥、委内瑞拉等南美诸国合计1.2亿吨,约占30%,加上尼日利亚、安哥拉和厄瓜多尔等国,美国从大西洋两岸进口的原油就超过2.9亿吨,约占总进口量的70%。而美国从沙特、伊拉克和科威特等中东产油国进口的原油量为1.07亿吨,占总进口量的25%。

打造“大中东”战略

比较中美两国的石油进口来源可以发现,中国的石油供应形势应比美国严峻。首先,中国进口高度依赖中东,与其他同样高度依赖中东石油的进口大国存在较大竞争性,且中东石油出口受地缘政治影响较大;第二,除中东外,其他主要进口来源分散,运输距离过远,安哥拉和委内瑞拉地处地球另一端,运输距离上万公里,大大增加了中国石油进口成本;第三,中国进口的原油品质不高,除安哥拉属低硫油外,其他基本属于含硫或高硫油。

美国的原油进口分布较为集中,绝大多数分布在大西洋两岸,距离较近,而且加拿大一直是美国最大的、最稳定的石油供应国。从分布结构来看,美国的海外供应形势要远远优于中国。美国石油供应向本土和周边收缩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受页岩油气发展的影响,其本土生产前景也非常看好。

页岩油和页岩气无疑是美国石油进口量和对外依存度下降的积极因素,但具体而言,页岩油和页岩气作用于美国能源安全的方式仍有差别。要降低美国石油进口量,第一可以靠页岩油的大幅增产,这可以直接替代石油进口;第二改造汽车等交通工具,用天然气为燃料,这样页岩气的凝析液可用作交通燃料;第三,通过气转液技术将页岩气制成柴油(也称天然气制油技术),用作交通燃料。

后两种方式表明,页岩气只能间接作用于美国石油进口量的减少,美国石油进口量的大幅下降仍有待于页岩油或其他原油产量的大幅增加,当然美国能效提高,促使石油消费总量下降也是一大因素。

美国页岩气的大发展毋庸置疑,但页岩油能否取得页岩气般的大发展还有待观察。根据EIA的预测,2020年美国页岩油产量将达90万~220万桶/天,在美国液体燃料总产量中的比重约为10%~19%。

我们应理性看待中美石油进口数据的变化,目前中国石油净进口量超美具有偶然性,但也要带有必然的趋势。纵观中国石油进口的形势,明确中东这一主渠道,拓展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周边的进口能力,是中国未来保障能源安全较切实可行的方案。在“中东向东”的大格局下,打通中亚和中东的陆上通道,实行中亚、中东一体的“大中东”战略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本文由凤凰时时彩平台【官方网站】发布于信息公开,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原油净进口超过美利坚联邦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