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所需核心设备材料仍被卡脖子,华为折叠屏

电工电气网】讯

摘要:此前OLED面板产能主要被韩国三星和LG垄断,国内企业难免被“卡住脖子”,不得不看韩国人的脸色。不过近年来,以京东方、天马、和辉光电为代表的国内厂商开始发力,国产柔性OLED面板也成功进入多家国产手机供应链,并实现大规模量产。

在智能手机增长乏力的大势下,不少手机厂商都将目光瞄准了手机外观形态变化较大的折叠屏。巴塞罗那当地时间2月24日,华为推出了业内期盼已久的5G折叠屏手机HUAWEI Mate X。而在华为发布新品的前几日,三星也在美国发布了折叠屏Galaxy Fold,率先抢了折叠屏手机的风头。

图片 1

提到折叠屏手机,就不得不提到OLED面板。此前OLED面板主要被韩国三星和LG垄断。近年来,以京东方、天马、和辉光电为代表的国内厂商开始发力,国产面板企业良率持续提升,如今京东方、维信诺等厂商的柔性OLED面板已经成功进入多家国产手机供应链,并已实现大规模量产出货。

在智能手机市场,“折叠屏”绝对是最近最火热的关键词:

尽管OLED国产面板企业进入放量阶段,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上游的设备端和材料端,国内企业尚未取得有效突破,国内中下游的产线建设和产品生产依然具有较高的进口依赖性。

2月24日,华为推出了业内期盼已久的5G折叠屏手机HUAWEI Mate X。而在华为发布新品的前几日,三星抢先发布了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

国际龙头掌握OLED关键材料市场

折叠屏手机背后最核心的技术难度集中在OLED面板上,华为和三星的折叠屏手机之争,很大程度上也是中韩电子产业上游供应链的一次对决。

整个OLED产业分为上中下游三个部分,上游为设备制造、材料制造与零件组装,中游为OLED面板制造、模组组装,下游为显示终端及其他应用领域。在上游材料制造领域,又分为ITO玻璃薄膜、OLED有机材料、偏光板、封装材料。

此前OLED面板产能主要被韩国三星和LG垄断,国内企业难免被“卡住脖子”,不得不看韩国人的脸色。不过近年来,以京东方、天马、和辉光电为代表的国内厂商开始发力,国产柔性OLED面板也成功进入多家国产手机供应链,并实现大规模量产。

其中,OLED有机材料和设备是OLED最主要的成本构成。群智咨询(Sigmaintell)资深分析师吴淑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OLED核心的材料设备主要还是在国外企业,处于垄断地位。其他的话,国内从设备精密度、材料寿命等等都还存在差距”。

2018年11月,韩国检方曾起诉11人窃取三星折叠屏技术,转卖给中国企业谋利155亿韩元。这件事也给中韩两国的电子产业竞争增添了“火药味”。

以OLED有机材料为例,在OLED材料加工链内部,各个生产环节的细分行业壁垒不断提升,从充分市场竞争的大宗原料逐步向精细产品合成,至中间体、粗单体、单体延伸,最终交由面板厂进行多种产品的蒸镀印刷。

回顾中国液晶面板产业的发展历史,为了摆脱“缺芯少屏”的窘况,我国走过了一条艰辛的道路:

然而,记者注意到,以濮阳惠成、万润股份为代表的国内OLED发光材料厂商主要集中在中间体及粗单体阶段。

1998年,吉林彩晶从日本引进了一条第1代液晶面板生产线,这是中国大陆地区首次开始尝试自主生产面板。而据工信部官员去年透露,我国面板产能有望在2019年超越韩国,成为世界第一。从最大的面板进口国,到最大的面板生产国,中国花了20多年时间实现“华丽转身”。

国金证券研报指出,目前国际上在OLED材料采购方面具有明显的企业及产品资质限制,国际化工巨头三星、LG化学、韩国德山、陶氏化学等企业基本垄断了OLED成熟单体市场,而国内企业受到材料专利权的限制,目前还难以介入到贴近面板企业采购的高端材料行业中。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虽然在面板产能上我国已后来居上,但也不能高枕无忧:在高端的OLED面板领域,部分关键材料和上游设备仍然相当依赖进口。

除了有机材料端外,记者了解到,OLED上游部分设备同样有赖于进口。以蒸镀为例,蒸镀是OLED制造工艺的关键,其决定了OLED面板像素点分辨率和良率,因此真空蒸镀机就如同OLED面板制程的“心脏”。

OLED关键材料设备依赖进口

然而,目前全球中高档蒸镀机被日本Canon Tokki、韩国Sunic System、YAS、SFA等企业垄断,产能严重受限。其中,Canon Tokki更是目前全球最大的OLED设备供应商,它近乎垄断了高端OLED制造所需的真空蒸镀机。

整个OLED产业分为上中下游三个部分,上游为设备制造、材料制造与零件组装,中游为OLED面板制造、模组组装,下游为显示终端及其他应用领域。

国盛证券研报指出,2017年以前,三星独家买下Canon Tokki全部年产能。直到2017年Canon Tokki扩产至9台,LGD和京东方才能分别拿下两台。京东方成都G6在2017年第一季度导入首台Canon Tokki蒸镀设备。

群智咨询(Sigmaintell)资深分析师吴淑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OLED核心的材料设备主要还是国外企业处于垄断地位。国内从设备精密度、材料寿命等等都还存在差距。”

不过,也有别的面板厂商采取了其他制作工艺。2018年6月,柔宇科技宣布投资约110亿元的全球首条类六代柔性显示屏生产线在深圳成功点亮投产。柔宇科技副总裁樊俊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柔宇的生产线并未使用Canon Tokki的蒸镀机。至于具体采用了何种工艺,樊俊超称不便透露。

以占成本大头的OLED有机材料为例,在OLED材料加工链内部,从大宗原料到中间体、粗单体、单体,最终交由面板厂进行多种产品的蒸镀印刷,各个生产环节的细分壁垒不断增高。而以濮阳惠成、万润股份为代表的国内OLED发光材料厂商,主要业务集中在技术要求相对较低的中间体及粗单体阶段。

国产化替代加速

国金证券研报指出,目前国际化工巨头三星、LG化学、韩国德山、陶氏化学等企业基本垄断了OLED成熟单体市场,而国内企业受到材料专利权的限制,目前还难以介入到贴近面板企业采购环节的高端材料行业中。

奥维睿沃高级分析师哈继青告诉记者,“目前,国内OLED面板产线投资刚兴起不久,相关工业基础薄弱,OLED设备发展比较晚,OLED材料验证时间久,OLED关键设备和材料仍然大部分依赖进口,只有一些搬运设备、检测设备、切割设备等非关键核心设备实现了国产化”。

除了有机材料端外,OLED上游部分设备同样有赖于进口。以蒸镀为例,蒸镀是OLED制造工艺的关键,决定了OLED面板像素点分辨率和良率,因此真空蒸镀机就如同OLED面板制程的“心脏”。

哈继青表示,一般产业配套的发展与产业本身的发展现状是紧密相连的,OLED面板企业越强大,OLED产业配套越健全。随着国内OLED面板企业不断变强,会带动OLED核心配套的国产化,打造国内的供应链体系。目前国内有一些企业已开始研发OLED核心配套,其中部分企业后道设备已经进入产线了。

然而,目前全球中高档蒸镀机被日本Canon Tokki、韩国Sunic System、YAS、SFA等企业垄断,Canon Tokki更是目前全球最大的OLED设备供应商,它几乎垄断了高端OLED制造所需的真空蒸镀机。

“2019年国内有两三条新的OLED生产线将量产,再加上原有的一些OLED量产线,将带动国产OLED出货的提升。未来两三年,随着这些产线产能的进一步释放,中国面板厂商对OLED材料的需求将大幅增长。”哈继青解释称,“近几年来,阿格雷亚、奥来德、卢米蓝、烟台显华、西安瑞联、鼎材科技、三月科技等三四十家国内企业纷纷涌入OLED材料市场,甚至一些液晶材料厂商也开始涉足OLED材料市场,希望分得一杯羹。而且OLED面板企业为了降低成本,提升市场竞争力,有动力去推动OLED材料国产化”。

国盛证券研报指出,2017年以前,三星独家买下Canon Tokki全部年产能。直到2017年Canon Tokki扩产至9台,LGD和京东方才能分别拿下两台。京东方成都G6在2017年第一季度导入首台Canon Tokki蒸镀设备。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强力新材、万润股份等材料厂商凭借技术合作和自主研发,陆续突破终端专利材料,开始进入国产产线的认证及量产供应阶段。

折叠屏手机依托国内上游厂商

万润股份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回应称,“公司自主知识产权的OLED成品材料在下游厂商进行验证进展顺利,目前已进入放量验证阶段,是否能够批量供应尚存在不确定性”。

折叠屏手机最引人关注的核心部件是OLED柔性屏和铰链。一位半导体行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表示,这其中OLED柔性屏是折叠屏之所以能折叠的根本所在,技术难度占到90%以上。

另一家上市公司强力新材则与我国台湾地区的昱镭光电合作成立子公司常州强力昱镭光电材料有限公司。2018年半年报显示,强力昱镭现阶段OLED升华材料已经量产,已进入国内主要OLED面板厂的研发线及生产线。

西南证券电子行业分析师陈杭告诉记者,三星折叠屏主要部件都是自己生产的,包括柔性屏、内存等核心部件。华为、小米等企业则更多依托中国企业,如面板厂商京东方、维信诺等。三星和华为先后发布折叠屏手机,更像是中韩电子产业上游供应链的一次对决,其中产能是胜负的关键。

“目前,国内部分OLED材料企业已经实现了一些突破,部分材料已经导入到量产线,未来采用国内OLED材料的比例也会相继提升。像维信诺PMOLED刚开始一半以上材料需要进口,但是现在90%的PMOLED材料都由国内企业提供。”哈继青说。

奥维睿沃预计,2019年智能手机OLED需求约4.5亿片,将同比增长37%。其中柔性OLED约2亿片,以三星、华为为首的手机厂商将消耗可折叠OLED约110万片。

OLED面板领域目前中韩差距较大,手机OLED面板90%的市场份额在三星手里。不过奥维睿沃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在AMOLED面板市场,中国企业的份额由2017年的2%增长至2018年的4%,这个比例有望在2019年上升到10%。

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在研报中透露,铰链转轴单价高达40美元以,KH Vatec为三星Galaxy Fold折叠屏手机的独家铰链转轴供货商。华为、TCL以及柔宇方面的人士都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折叠屏手机的铰链技术均是自主研发。

“今年是折叠屏商用的元年,任何新东西都会有困难。开始都是从小到大,产业链会慢慢越来越成熟。”一位华为方面的技术人员表示。

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厂商的折叠屏手机如果能够在市场站稳脚跟,那么上游产业链的中国企业有望获得更近一步发展。

工信部官员:2019年面板产能有望成全球第一

液晶面板产业面临着激烈的国际竞争。早在上世纪90年代,曾经的业界霸主还是日本企业,但随着行业周期的变迁以及价格竞争力的下降,日本企业被异军突起的韩国人逐渐挤出了市场。

1998年,中国大陆开始尝试自主生产面板,吉林彩晶从日本DTI(东芝和IBM的合资企业)引进了一条第1代液晶面板生产线,但随后因技术、资金、市场等一系列因素而夭折。2003年,京东方宣布收购韩国现代电子TFT-LCD业务并投资建设第五代TFT-LCD生产线,2005年成功投产,我国自此告别没有自主液晶屏的时代。不过由于面板行业当时开始进入衰退周期,京东方面临亏损。

有了韩国企业在行业衰退期加紧扩张产能的成功案例在先,2009年,还在亏损中的京东方大举扩张,连续上马了合肥6代线和北京亦庄8.5代线。一夜之间,全球主要TFT企业全部改变了对技术封锁的态度,纷纷要求启动在大陆建设液晶高世代线的项目。2010年,华星光电在深圳光明新区投资建设8.5代液晶面板项目。

京东方2017年年报显示,当年京东方显示屏出货近4亿片,位居全球第一。其中,显示和传感器件事业智能手机LCD显示屏、平板电脑显示屏市占率继续保持全球第一,笔记本电脑显示屏市占率升至全球第一。

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吴胜武在2018中国国际显示产业大会表示,过去的一年间,中国大陆有多条面板线投产或开工建设,特别是10.5/11代面板线以及多条6代AMOLED生产线开工建设。我国面板产能有望在2019年成为全球第一。

国产面板的崛起,也为国内下游彩电厂商极大地降低了成本压力。此前国内彩电企业的液晶面板全部需要进口,缺乏对上游核心部件的议价权。

本文由凤凰时时彩平台【官方网站】发布于企业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内所需核心设备材料仍被卡脖子,华为折叠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