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30余地诈欺500余起,吉林式邮电通讯诈骗

“我是公安机关工作人员,某某,知道公安局为什么要找你吗?之前我们寄发协查公文,通知你来进行到案说明,你怎么没有出面处理……”这样的电话,或许你也曾接到过。冒充公检法诈骗,多被称为“台湾式电信诈骗”案件,由于此类案件的服务器、窝点及犯罪嫌疑人在国外,具有非接触性和隐蔽性等特点,打击抓捕难度不小。

­ 新华社武汉9月6日电 题:跨30余地诈骗500余起 “假冒公检法”等骗局何以频频得手?

近日,公安部指挥浙江等地公安机关成功破获特大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案件, 涉及3个特大跨境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共抓获冒充公检法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嫌疑人101人(大陆76人,台湾25人),涉及案件135起,涉案金额达2000余万元。

­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梁建强、刘奕湛

“台湾式电信诈骗”的团伙是如何构成的?诈骗窝点是如何运转的?为何这类诈骗如此猖狂?记者采访了办案民警和在押的部分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

­ 潜藏境外,假冒“公检法机关”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精心编写诈骗“剧本”,层层分工公司化运作,每天拨打电话近千个……在公安部部署指挥下,湖北公安机关成功打掉4个在马来西亚以假冒“公检法”、假冒电子商务平台客服等手段实施诈骗的团伙,从境外抓获74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7000余万元。

团伙如何形成?

­ 该跨国系列电信诈骗案的成功侦破,实现了自2015年以来中西部省份跨国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零突破”。近期湖北公安机关基本侦结此案。

各类团伙组成“公司”,3个月转移窝点

­ 诈骗分子何以频频得手?“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在温州市瓯海区看守所,记者见到了在押的部分犯罪嫌疑人。

­ 陌生电话号码背后的跨国骗局

现年39岁的台湾籍男子董某某,是此次专案被押解回国的一名团伙管理者,与他一起在柬埔寨窝点被抓的还有其他26名人员。作为诈骗窝点的组织管理人员,董某某不仅负责人员管理、与台湾转账窝点等的联系,同时也负责境外窝点人员的生活采购等工作。

­ 家住湖北襄阳的宋女士未曾想到,一个偶然间接到的电话,竟是一场电信诈骗的开始。

诈骗分子往往将话务行骗窝点称为“公司”,董某某被抓时,其所在“公司”就设在柬埔寨某地一栋三层的别墅内。

­ 2016年4月23日,正值周末,宋女士的手机响了,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台湾式电信诈骗是集团化运作的犯罪产业,这样一个‘公司’的运转,需要多个分工明确的分团伙支撑,它们之间可能是隶属关系,也可能为互利关系,还有可能是单项服务关系。”温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卢立锟说,“诈骗话务窝点的实际出资人为‘金主’,通常是台湾人,依据所骗钱款数额获取提成;拨打电话实施诈骗的是‘话务员’,具体分为一线、二线、三线;在话务窝点负责网络线路和设备维护的是‘键盘手’或称为‘电脑手’;转账窝点称为‘水房’,一般设在台湾;提供银行卡的人称为‘车商’,取款人员为‘车手’……”

­ “接听之后,那边告诉我,我的信用卡在上海消费了8000多元钱,一直没有还款。”宋女士说,她告知对方自己从未去过上海,对这笔消费并不知情。对方表示,警方会与她联系。

[page]***[/page]

­ 随后,宋女士接到一个自称为上海市公安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称宋女士卷入一起经济案件,并由“检察机关人员”通过网络给她发了一份“逮捕令”。

为逃避打击,这种团伙过一段时间就会换人换点。“第一个窝点在金边,从2016年3月初开始,到5月下旬结束。第二个窝点从今年6月初开始,也是在金边,距离第一个窝点有20分钟左右车程。”犯罪嫌疑人庄某说。

­ 对方主动提示宋女士,可以通过查号平台对来电号码进行查询,以确认“警方”身份。

“3个月是比较划算和安全的周期,‘公司’人员也要替换。”已经有近两年诈骗经验的董某某说,“除了支付房租、吃住等日常费用,还要给线路提供者、收贩银行卡的团伙等付费。一般来说,‘公司’组建的第一个月需要诈骗200万元人民币左右的业绩,收支才能打平;第二、三个月则需要170万元至180万元人民币的诈骗业绩来维持收支平衡。”

­ 宋女士拨打查号平台电话查询得知,来电号码确实为上海公安部门电话,于是信以为真。按照对方“查账以洗脱嫌疑”的要求,宋女士先后分多次将自己的个人银行账户告知对方,并按照对方的提示在网络上进行操作,50余万元现金先后被对方转走。

窝点如何运转?

­ 发现对方不是“查账”而是在“转账”,宋女士这才意识到可能遭遇骗局,于是向襄阳市襄州区警方报警。

每晚都开会总结,几天骗不来钱要罚背“剧本”

­ 警方初步侦查确认,对方打给宋女士电话时,采用了改号软件,来电显示的“警方”号码实际为篡改后的号码,电话的实际拨出地在境外。

“台湾式电信诈骗”分工明确、流程清晰:一线话务员使用网络电话,并根据被害人信息直接拨打电话,冒充公安机关来核实身份,告知其名下银行卡涉嫌洗黑钱,待受害人上钩再转到二线话务员;二线话务员则声称为专案组办案人员,告知受害人涉嫌洗钱,核实受害人的银行卡账号和余额;三线话务员则假冒最高检工作人员骗取密码,并与“水房”对接,由“水房”将受害人银行账户内的钱转走。

­ 警方开展侦查工作的同时,又连续接到多名受害群众类似报警,涉及金额数十万元。

“我们按照北京的工作时间实施诈骗,‘公司’电脑等设备也都按北京时间进行设置。每天北京时间8点半柬埔寨时间7点半开始拨打受害人的电话,柬埔寨时间下午4点半结束。”董某某介绍。

­ 襄阳公安机关立即成立专案组,多警种协同作战,并将案情逐级上报。公安部将此案列为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挂牌督办案件,要求专案组按照“国内斩链条、国外循线挖”的部署进行打击。

“在话务人员实施电话诈骗前,需要有几方面的准备工作。”办案民警陈丰向记者介绍,“‘菜单’就是所说的‘料’,即受害者信息,一般包括受害者的姓名、性别、身份证号、具体地址,需要台湾‘金主’提前提供给话务窝点;根据‘菜单’涉及的地域信息,话务窝点的‘键盘手’联系改号平台提供者,使得受害人手机显示的号码为当地公安的号码;‘键盘手’还要时时与线路提供者保持联系,保障通话质量。”

­ 部分台湾人主导组建“三线联动”诈骗团伙

戴某某是被押解回国的一名“键盘手”,同时也负责做窝点诈骗人员的业绩:“一线话务员能提成5%,二三线分别提取8%,车商提取15%—20%……每天晚上,窝点都会开总结会,一二三线分别召开,对于骗术比较‘高明’的录音还会分享学习,同时也会分析没有诈骗成功的案例;对于连续多天没有诈骗成功的人员,还会罚背‘剧本’或者手抄。”

­ 专案组民警通过近三个月深入调查追踪,确认这一系列案件的主要嫌疑人藏身于马来西亚,系跨国实施诈骗。

据犯罪嫌疑人介绍,一线人员多为大陆人员,二三线以及管理者一般都是台湾人员。一般情况下,诈骗分子不能自己离开别墅,这是为了防止引起当地居民注意而被举报,窝点人员需要的生活用品等由管理者代为购买。

­ 襄阳市襄州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杨明全介绍,其主要作案方式为台湾犯罪嫌疑人利用网上招聘兼职等方式,组织大陆犯罪嫌疑人在马来西亚组建诈骗话务窝点,利用非法获取的大量大陆公民个人信息,网络改号假冒“公检法”工作人员来电,并以伪造“通缉令”“逮捕令”等法律文书进行心理恐吓,进而疯狂实施诈骗。

为何猖狂难禁?

­ 警方调查发现,诈骗团伙分工明确,采取公司化运作,不仅有精心编写的诈骗“剧本”,还形成了“三线联动”的诈骗形式。

线路租借、呼叫改号、信息泄露,监管还须合力

­ 其中,一线话务假冒“公安机关”民警,称受害人身份信息被人盗用涉案,或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的刑事案件等,并告知受害人“涉案地区”的公安机关某单位的报警电话。诈骗团伙使用改号软件假冒的正是公安机关的报警电话,让受害人“查询真伪”后更容易信以为真。

当前境外诈骗窝点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聚人施骗”,各个分团伙通过即时聊天工具、网络电话专用分机等工具相互沟通,导致被害人被骗时深信不疑、钱款被快速多次转移提现,也导致警方在扩人扩线方面难以突破。但本次专案在线路商环节、改号平台环节抓获了嫌疑人。

­ 随后,通过网络改号后的二线话务假冒“公安机关”“检法机关”等向受害人发送精准信息的“逮捕令”“通缉令”,使受害人深信不疑,并在心理上产生恐惧感。

胡某,从事线路出租业务,主要提供境外线路接入服务。“我手上有5条国际线路,从上家以每分钟0.2元—0.3元的价格租入,以每分钟0.25元—0.32元的价格租出,获利20%左右,两年间共赚了40余万元。”胡某说,“这些线路多是从国外公司租来的,当这些公司租用运营商的线路出现剩余时,我们就可以转租到。但是其源头还在三大运营商,因为运营商通过技术改进,就可以强制显示国际代码或未知代码,从而防止诈骗分子利用漏洞改号。”

­ 三线话务人员则专门负责与受害人保持长时间通话,引导受害人进行银行转账,提示受害人通过银行或是利用网银转账操作至“安全账户”等,直至完成诈骗。

胡某告诉记者,很大比例的线路提供商存在“灰线”产业,虽然不清楚买家的具体工作,但是由于买家提供的价格比正常服务高出很多,线路提供者对买家从事的活动往往心知肚明,在客观上给诈骗行为提供了渠道。

­ 襄州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樊其江介绍,不仅仅发生上述常见的假冒“公检法”实施诈骗,这伙诈骗分子还假冒电子商务平台客服实施诈骗,他们通常以非法手段购买消费者网上购物详细信息后,实施精准诈骗。

记者了解到,被用于改变呼叫号码的VOS软件,具备“呼叫控制功能”,可以进行改号。被诈骗团伙利用的多是盗版版本,其获取非常容易,而且通过认证技术可以防止对盗版软件的攻击,价格在几百元不等。

­ 首先,假冒客服人员利用网络改号软件拨打消费者电话,称交易系统出现故障,交易未完成,并详细报出消费者购买的物品及收货地址等信息,消费者轻信后,诈骗嫌疑人以退款为由向消费者发送钓鱼网站链接,从而套取银行卡密码和验证码,实施转账诈骗。

此外,公民信息泄露问题值得关注。诈骗分子口中的“料”,多来源于金融、电商平台及快递行业,银行流出的信息更“优质”。

­ “只是想短时间内赚到钱,却误入歧途。”看守所中,台湾犯罪嫌疑人蓝某告诉记者,自己“非常后悔”。他介绍,团伙以台湾人为主,并招募部分大陆犯罪嫌疑人,租住于马来西亚槟城的别墅区,分工进行行骗。“一线话务人员有10多人,平均每天要拨打电话近千个,信息都是网上买来的。”

公民信息屡遭泄露,线路租借监管不力,呼叫改号操作简单,为电信诈骗提供了便利。改变这些情况,单靠公安部门的打击远远不够,更需要工信部门进一步加强监管,运营商履行职责、严格内部管理。 图片 1

­ 台湾犯罪嫌疑人李某介绍,租住点的室外,安装了多个摄像头;从事话务诈骗的人员,严格采取封闭式管理,不得随意离开房间,团伙头目定期派人运送生活用品。

­ 74名嫌疑人境外落网 去年公安机关累计跨境抓获1500余人

­ 湖北省公安厅反电信诈骗中心主任王志勇介绍,锁定相关线索之后,专案组民警兵分多路,对国内为诈骗团伙提供电话卡、银行卡的涉案嫌疑人开展收网行动,民警先后在上海、安徽、福建、湖南、四川、湖北等地抓获犯罪嫌疑人53人,收缴作案手机60部,电脑7台,涉案虚名银行卡403张。

­ 与此同时,公安部派员率湖北省公安厅、襄阳市公安局的精干力量组成的工作组赴马来西亚开展工作。

­ 经我国驻马大使馆协调,在马来西亚警察总署的配合下,2016年10月27日,中、马两国警方出动警力百余人,同时在马来西亚多个诈骗窝点开展收网行动。其中,在槟城市一豪华别墅内,端掉假冒“公检法”电信诈骗窝点,现场抓获27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台湾嫌疑人21名,大陆犯罪嫌疑人6名,收缴大量作案电脑、诈骗剧本、通讯设备及海量诈骗犯罪电子证据。

­ 另一行动小组在吉隆坡一民宅内,端掉通过植入手机木马病毒实施诈骗的窝点,现场抓获4名大陆犯罪嫌疑人,收缴作案电脑、通讯工具和大量电子物证。

­ 襄阳市刑警支队侵财案件侦查大队大队长刘文海介绍,藏匿于吉隆坡的另两处假冒电子商务平台客服诈骗窝点同样被锁定,警方现场抓获大陆涉案嫌疑人43名,收缴大批作案工具。

­ 4个诈骗窝点的74名犯罪嫌疑人落网后被警方从境外押送至湖北。警方串并涉及31个省区市的500余起案件,涉案金额7000余万元。

­ “经审讯,在马来西亚抓获的74名犯罪嫌疑人和国内抓获的53名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襄州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杨永忠介绍,“目前,案件已基本侦查终结,正准备移送检察机关。”

­ 公安部刑侦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根据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的统一部署,公安机关开展了专项打击行动。2016年以来,公安部先后赴20余个国家开展执法合作,捣毁窝点7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600余人,先后从肯尼亚、马来西亚、柬埔寨、亚美尼亚、越南、印尼押回200余名台湾犯罪嫌疑人,有力震慑了电信诈骗犯罪。

­ 公安机关提醒,对于以“公检法”、电子商务网站客服人员等名义打来的陌生电话要保持警惕,不要轻易进行转账操作,发现可疑情况,应及时报警。

本文由凤凰时时彩平台【官方网站】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跨30余地诈欺500余起,吉林式邮电通讯诈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