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一步到位,本国公积金制度须进一步完善

围绕住房公积金的“猫鼠博弈”始终在进行。虽然通过不断完善的管理制度,已经堵住了大部分漏洞,但仍面临很多现实困境。对此,接受采访的专家指出,解决住房公积金制度在现实中暴露的诸多问题,不仅应严厉打击非法套取行为,也应统筹设计,使住房公积金制度进一步完善。

继2002年公积金管理条例修改之后,迎来十三年来的首次大修。

首先,加强信息联网,严厉打击非法套取住房公积金的行为。中央财经大学民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壮认为,在现有制度框架下,应及时填补政策漏洞,将住房公积金信息与民政部门、社保部门以及公安部门进一步打通,加强信息联网,对各类非法套取公积金的行为予以严厉打击。

11月20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了《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针对原来缴存制度不完善,城市之间资金无法融通,资金提取、使用和保值、增值渠道偏窄,管理效率和服务水平不高等问题进行了修改和完善。这是继2002年公积金管理条例修改之后,十三年来的首次大修。

其次,加强各地住房公积金统筹程度,提高公积金增值收益。

应该讲这次大修有很多亮点,一是提升公积金管理中心效率。主要是取消合并机关住房资金管理中心,减少冗余机构;建议实行省级统筹,为异地贷款做准备。这些新的措施,都有助于提升公积金中心的管理效能,减少各种扯皮,降低管理成本提高行政效率。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党委副书记李德峰认为,住房公积金沉淀资金增值不畅,除了投资渠道有限以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资金过于分散,统筹程度太低,无法实现集中投资。分散各地的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既缺乏投资经验,又缺乏投资能力。增强公积金统筹程度,一方面可以加强公积金的区域间调剂,实现资金的充分利用,另一方面也可以实现集中委托、集中投资,通过专业机构投资债券市场、货币市场乃至资本市场,寻求资金升值,提升运作效率。

二是公积金的公平性有很大提升。主要是规定了缴存基数的上下限:缴存基数下限不得低于平均工资的60%,上限不得高于平均工资的3倍。下限的设置保障了所有职工的基本权益,而上限的规定则契合服务中低收入者的初衷,可防止部分企事业单位变相通过提高缴存比例,让高收入群体、或公务员群体获取太多利益。这项规定保证了公积金制度的整体公平。

第三,改善公积金增值分配机制,以盈利反哺缴存者。

三是公积金归集资金能力有了更多保障。这次修订当中,专门提出放开公积金融资渠道,允许发行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支持证券,允许公积金管理中心贴息融资,这能够解决目前部分城市公积金不足的问题。确保这项制度,能够在源头上解决公积金的发放额度问题。

李永壮认为,按照现有分配体系,住房公积金赚多赚少都与缴存者无关,中低收入职工成为制度的最大“付出者”,进而导致非法套取公积金的行为花样百出。应改善公积金增值的分配机制,将增值收益除去贷款风险准备金、管理经费后的部分,以提高利率等形式反哺缴存者,使缴存者沉淀资金摆脱“贬值状态”。由此,既可以增加中低收入职工缴存公积金的积极性,又可以减少住房公积金拓展投资渠道的社会阻力。

四是放宽了公积金的保值增值渠道。一方面是放开投资,可以购买大额存单,地方债,政策性金融债、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支持证券等高信用等级固定收益类产品;另一方面是规定公积金收益不得再用做建设保障性住房的补充资金或贴息。这一方面确保了公积金本身能有更好的收益来源,另一方面是确保公积金收益能够真正用于住房保障相关部分。

第四,通过“限高保低”等政策设计,保证制度红利向中低收入者倾斜。

以上四条应该讲是本次修改的最大亮点,不过既然是时隔十三年的大修,有些问题还是应该一步到位:

中央财经大学城市与房地产管理系主任易成栋认为,应采取“限高保低”的政策:严格规定公积金及补充公积金缴纳上限,严格规定只能用于购买家庭首套住房,并控制高收入群体的贷款额度,防止高收入群体过多占用住房公积金资源;对于中低收入群体,应给予一定的政策性担保,提高其贷款额度,并给予一定的利率优惠,使其真正成为制度受益者。与此同时,还可以通过亲属间代缴代取等制度设计,扩大公积金的受益范围,增加住房公积金的吸引力。

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全国联网问题。今年送审稿中只提到了省级内的统筹安排,但实际上如今政府完全有能力解决异地购买的问题。我在去年12月17日的《到底是困难多还是办法多——评公积金异地贷款之难》中曾经谈过,目前在技术层面,制度层面实际都没有太大障碍,关键是在是否实施。应该做到统筹安排,做到在信息上联网、在资金上联网、在交易上联网,做到不管买房人在哪里缴存公积金,购房时都能够享受到公积金政策。

专家指出,从长远来看,可考虑在事业单位改革的框架下,使住房公积金回归金融属性,成立全国统筹的政策性住房银行,以市场化手段提高公积金使用效率,增强社会效益。也可以参照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制度,将住房公积金统筹到社保体系中。而从现阶段来看,亟须转变住房公积金的“准财政资金”性质,使住房公积金真正变成缴存者的“香饽饽”,而不是地方政府的“小金库”,使住房公积金的使用,真正体现制度设计的初衷。

另外就是贷款额度问题。本次修订没有对贷款额度问题给出实际指导意见,我个人建议对首次置业的个人群体,只要首付款比例符合法规、还款条件符合,公积金贷款申请额度都应不设上限,而不应受到个别城市单笔公积金发放额度限制。实际上今天相应的执行条件也已经具备了。而对二套房,二次购房申请公积金贷款,可给出一个上限,确保这项制度对缴纳人群和购房人群的公平。

最后建议尽快公积金抵押贷款证券化,住房按揭贷款证券化早就在业内呼吁很高,但一直没有突破,建议在公积金贷款这块加紧推出,在这个方面的步子应该迈得更大一些。

既然是十三年一次的“大修”,那么建议一次能够修到位,当前的市场状况已经和十三年前大不相同,该试的已经试过了,各种问题也都已经碰到了,此时不修,更待何时!

本文由凤凰时时彩平台【官方网站】发布于凤凰时时彩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相应一步到位,本国公积金制度须进一步完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